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夫人

光阴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长发、长裙,在都市的林荫路上款款行走,在水岸边伫立沉思、静看潮起潮落的优雅知性女人……中国散文学会写作中心创作员,宁夏回族自治区作协会员。

落英缤纷(之五)(原创)  

2012-12-03 11:05:28|  分类: 情感(生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英缤纷(之五)(原创) - 丹妮 - 玉夫人


                  “没有七彩的灯"

         夜里用电热毯暖被窝,老公嫌热,一会儿开一会儿闭的,把迷迷糊糊的我闹腾得进入了似梦非梦的状态。

        我好像是在哪里唱歌:“没有七彩的灯,没有醉人的酒,我们在月光下,跳一曲跳一曲迪斯科、迪斯科……”

        这是一首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月光迪斯科》。记得我是跟一个叫雅静的同学学唱的,那时的我们是不是同班呢?依稀想起她的家在城西,我去过的。

        青少年时代的友谊经常简单到同看一本课外书、同学一首时尚的歌儿。那时我的书多,而雅静有卡带。

        卡带也不知她从哪里翻录来的,音效很差,也没有歌篇儿。雅静哧哧笑着对我说,你猜,一开始我把“没有七彩的灯”听成什么了?——“没有切菜的刀!”哈哈哈哈,两个女孩便在秋天的午后开心地笑做了一团……

        有关雅静的其他记忆着实不多,我甚至不清楚她上了哪所学校,后来又在哪里工作;直到有一次,和家姐聊天,家姐说到哪位哪位同学和她打听我了,其中就有雅静。

        据家姐讲,雅静因参加了falungong的组织及活动,曾被判刑入狱了一年半。我没有丝毫准备地吸入了一口凉气,怎么会这样?

        事有凑巧,那年我们回老家过春节,老公上班早,要提前返回,我在一个特别寒冷的早晨去长途汽车站送他。离发车时间还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我已经被冻得全身“筛糠”,老公把车窗上的霜雪划拉开一小块儿,示意我赶快回去,他到了之后会给我打电话。于是我和小叔(子)一起从检票口折回向车站外走去。

        小叔走在我前面,替我撩开了厚重的棉门帘子,与此同时,我差不多和迎面进来的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雅静!时隔多年,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她的穿着虽然很不错,但神情上有一点木然的样子。

         她几乎没看我的脸,也没说一句话,就急急地往检票口奔去。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串儿男女老少。我在她背后张了张嘴,终于把一声招呼咽了回去。

         坐在回去的出租车上,小叔问,嫂子刚才碰见熟人了?我说哦,是中学的一个同学,已经对面相逢不相识了。

         时光的界限分割开了年少的单纯和年长的苍凉;命运的飘忽与多舛或许只够我们在记忆里用指尖碰触到对方。人生旅途,其实大部分时间里并没有那些七彩的灯。

 

                                                                                         文图/丹妮2012.12.3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1025)|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