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夫人

光阴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长发、长裙,在都市的林荫路上款款行走,在水岸边伫立沉思、静看潮起潮落的优雅知性女人……中国散文学会写作中心创作员,宁夏回族自治区作协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众之乐乐(原创)  

2013-05-01 21:44:43|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之乐乐(原创) - 丹妮 - 玉夫人
        清人张潮在其《幽梦影》中说:“如何是独乐乐,曰鼓琴;如何是与人乐乐,曰弈棋;如何是与众乐乐,曰马吊。”
        “马吊”俗称纸牌,据说始于明代天启年间,原本只是一种游戏的附带筹码,后来渐变成一种新的娱乐形式和工具。记忆里极小的时候看到过几个着青衣戴老年帽梳老妇髻的老奶奶颤巍巍地拿着几张带图案的花纸条在一块儿玩,大人们说她们是在“看小牌”,想来那便是马吊了。小孩子自然不会觉得老奶奶们的游戏有什么好玩之处,所以即便是看到过也终究记不起“马吊”的具体模样了。
        既然“马吊”兴起于明代,那么它在明代肯定会有一个兴盛的过程。果不其然,因士大夫们终日沉溺在“马吊”的乐趣当中,荒废了诸多的事务和业务,以至于清人有把“明亡”归罪于“马吊”的说法。(清吴伟业著《绥冠纪略》)然而张潮们却依然津津乐道,粗略算起来,从明天启(1621~1627)到张潮活着的年代约有几十年的光景(张潮生于1650年,卒年不详),“马吊”在前清的士大夫阶层应该还是十分流行的。没有查阅相关资料,所以对于这一娱乐活动那时是否已经延伸到了百姓阶层不太知晓,如果截止到1840年的话,马吊的存在也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到了近代,据胡适先生考证,“麻将”就是由“马吊”演变而来的,并且他把麻将与鸦片、八股、小脚一道并称中国之“四害”。据估算,当时全国每天至少有100万张麻将桌,若以每桌只打8圈,每圈半小时计,就要消耗400万个小时,相当于损失了16.7万天的光阴;金钱的输赢、精力的消磨,都还不算。为此,胡适先生曾痛心疾首地感叹道:“我们走遍世界,可曾看到哪一个长进的民族、文明的国家肯这样荒时废业的!”据记载, 他还讲过这样一个海外见闻——他留学异国时,发现麻将已经传到国外,成为东、西方社会各界颇为时髦的一种游戏:“俱乐部里差不多桌桌都是麻将,书店里出了许多研究麻将的小册子。中国留学生没有钱的可以靠教麻将挣钱吃饭。”可是到了1927年,当他重游各国时,又惊奇地发现,麻将在西洋已成为“架上的古玩”,很少有人问津。原因何在?胡适分析后得出结论:但凡“勤劳奋斗”的民族是绝不会被“麻将军”征服的,麻将只能是爱闲爱荡、不珍惜光阴的民族的“专利品”。这下问题更为严重了,原来“马吊”竟是害之源母,可是,我们又如何能够向那几十张小纸片兴师问罪,讨要说法呢?
       比我看到老奶奶的马吊牌稍大一点的年龄。一次母亲带我去她的好友上海知青卢阿姨家串门,卢阿姨是个医生,家里收拾得整洁明亮。在妈妈和阿姨聊天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她家窗台上一个小小的四方块看,连阿姨拿给我的一块糖都忘了吃。看着看着我终于忍不住伸出了小手,把那块黄黄的带有几个小圆点的东西拿在了手中。还没等我把玩够那个小小的方块,妈妈就站起身来要告辞了,她把我手里的东西拿了过去,重新放回窗台,并让我和阿姨说再见,卢阿姨连忙说,孩子喜欢就给她玩吧,不碍事的。结果当然是我没有带着那个诱人的小方块回家。但我知道了那个东西叫“色子”,是有钱人家玩的玩意儿,我们家没有卢阿姨家有钱,所以我们家没有“色子”。有些奇怪的是,妈妈去卢阿姨家从没玩过“色子”,并且她家有人玩时也总是显得神神秘秘的。在那个举国跳忠字舞背语录歌的年代里,大概玩“色子”是要担一定风险的吧?于是懵懂之中我便对麻将生出了一种既畏惧又疑惑的心理,说它是个坏东西吧,可卢阿姨又是个很好的阿姨;说它是个好玩意吧,那干嘛玩的时候要像特务接头一样鬼鬼祟祟地呢?难道卢阿姨是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要不就是卢阿姨是上海大资本家的小姐,被人民改造好了以后才做的医生?……很快,我的这些胡思乱想就都随着卢阿姨家的搬走而烟消云散了,而我也终究没见过整副麻将牌究竟长什么样儿。妈妈说,好女人不学那个,以后你就懂了。
        我有些理解妈妈的话应该是在读完《围城》以后,“麻将”风波不仅揭穿了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真面目,还让我替赵辛楣叹息不止,与此同时,我对麻将这个“众之乐乐”的玩意儿更加心有戚戚。
        再再后来,可以从书中找出无数例证。视觉形象记忆中,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那个偷人的三姨太在麻将桌子底下用脚调情的画面让我干脆就把女人的不轨行为归罪于那些个小小方块的身上,以至于后来我一见到男女混搭在一块儿“搓麻”的时候,总是疑心其中必有一对是暧昧关系;即便没有,夏日里穿着很露的女生长时间地和异性坐在一起,并且时不时地被熟悉或不熟悉的男人盯上几眼的感觉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除掉这个因素以外,我享受不了这种乐趣的根源还在于它涉及到“赌”乃至变相贿赂。“赌”的事例不胜枚举,俯首皆是。最最令我感慨的是一同窗好姐妹,人长得比花儿还美丽,脑袋瓜儿也是冰雪聪明,本来可以有很好的前程的,却因“嗜麻”而走了下坡路,据说后来她在某地以卖猪肉为生。一想到她,我就同时想起了鲁迅先生笔下的“豆腐西施”,而涉险经历贿赂的案例,多少年来都令我记忆犹新。
       十亿人民九亿麻,还有一亿在观察”,这句顺口溜道出了一个疯狂的麻将时代。那年企业要上技改项目,仅所在区县所牵涉的手续就多达几十个,要跑各局办各部委盖公章、签字批复。一日早晨我刚到办公室,就接到指示说要我去某局把某某局长接到宾馆来。
       接人倒是很顺利,送至宾馆寒暄几句我以为就完成了任务。谁知刚回办公室没几分钟,宾馆来电,要我去某某房间陪某某人打麻将,我说我连麻将牌都不认识,怎么打啊?领导说,不会可以学嘛,现在就是好机会……
       我正在纠结着怎么想办法推脱,财务科的人过来递给了我一个黑色的小皮包,拉开拉链一瞧,里面满满的全是整整齐齐的现金!瞬间我就明白了接人打麻将的真正含义。我回拨了电话,称肚子突然不舒服,于是财务科那人乐颠颠地拎着包儿替我前往宾馆了……
        记得当年《色戒》上映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观感,结尾有句话是“钻石本无罪,却在客观上成了杀害王佳芝们的“引线”,不知道它会不会喊冤。”我想用在“麻将”的身上也同样适用。“麻将”本身仅仅是个娱乐工具,它是没什么过错的;不仅如此,从“马吊”衍伸过来以后,它还应该蕴含着一定的文化含量,不然怎么会有过“申遗”的主张呢?关键的问题还是人,人由“乐乐”后而滋生出来的种种欲望贪念,使其在我的眼里心中,它基本等同于洪水猛兽……
        《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剧集里,那个疯疯癫癫的团长说过一句至理名言:中国人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从这个意义上说,令“众之乐乐"的麻将纸牌倒也算鞠躬尽瘁了。
      
        
                                                                                             丹妮完稿于2013.5.1晚
        
       烦请来读日志的朋友点击广告支持

广告改版了,右侧一个大图,日志底下两条文字推广,最下方还有一条图片信息,丹妮致谢!





 
       
          
        
        
             
  评论这张
 
阅读(1157)|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