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夫人

光阴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长发、长裙,在都市的林荫路上款款行走,在水岸边伫立沉思、静看潮起潮落的优雅知性女人……中国散文学会写作中心创作员,宁夏回族自治区作协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马蹄声起 马蹄声落(原创)  

2013-07-05 09:2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逻辑思考实验文本)
                     
                     1 源&原点
       
        “我们的生命在无言的时间里飞逝,像春风吹过坚硬的石头。”咀嚼这样的句子,常常是先甜后苦,像是吃了一粒包着糖衣的药片。
        苦药一旦进到了肚子里面,马蹄声起 马蹄声落(原创) - 丹妮 - 玉夫人
 
 必然会有一些连锁反应。倘若世界犹如一尊顽石,我们的生命就是那一缕春风的话,那么我们的存在之于世界就是毫无意义的;而世界之于我们,也不过是让我们在意识的层面上意识到了我们的短暂存在而已。所以有了“神马都是浮云”一说,于是悲观厌世者似乎找到了某种依托。
         我一直都在怀疑某种悖论的陷阱不是由他人挖好了等着你往下跳的,事情的真相往往在于我们自己就是自己的掘墓人。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么,跳出了三界外,你就一定看得清吗?他人的天堂或许正是你的地狱。我们通过文字走进他者的生命体验当中,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照搬或套用自己的生存阅历以及经验教训,这是由于在我们的肉体和灵魂当中,先天就具有自我的基因感召,我们比照他人,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回到自身的兴衰荣辱上来。因此说,自我意识是一切认知的发端,也是我们生命的原点。
    狭义的“自我”,很容易被理解成为自私自利或唯我独尊;但当我们把它界定为怎样看待人和世界之关系的范畴内的时候,这样的误区还是能够避免的。如果把人作为圆心相对固定下来,而假设世界围绕圆心不停地旋转的话,我们将会发现,在这个圆里忙忙碌碌的我们,会时不时地被运动的惯性所裹挟和压迫,而依据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定律,世界从我们这里便得到了一份挣扎和反抗。这也符合加缪所说的“我们抗争,所以我们存在”。不难看出,这时人存在于世已经有了一些积极的意义,虽然主动权未曾易手,但人生似乎有了明确的目的和方向。
        置换“我与世界”的相对位置,并非缘于过度的自我膨胀抑或自恋心理,在探寻未知领域方面,人类需要不断改变自身的思维模式,现有的哲学和宗教体系还不足以让所有人都能够找到皈依。漫漫征途中,许多的无所适从不仅增加了跋涉的难度,还平添了若干盲目。因盲目而导致的悲观或许正是由于把“自我”置之度外的缘故。
        
                                                           2    马丁●布伯的布道
 
        马丁●布伯宣称世界具有双重性,因而人也需要持双重的态度来面对世界。真实的客观物质世界其实只有一个,但它的面目极其纷繁复杂,而所谓的双重,或许正如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
        假定硬币的正面是“自由之我”,硬币的反面是“命运之我”,那么“自由之我”和“命运之我”究竟是谁在制约着谁呢?这全然是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问题。于是上帝之手便横空出世了。依照“马伯”的学说,“命运之我”是世界在“自由之我”一降生传出第一声啼哭的时候就已经为之量身定做打造好了的,他把它们称之为“命运不可忍受之怫郁”,之后的时间列车将源源不断地运输和供给后续的模板与模具,它并不回答“自由之我”的召唤,也不在乎那厮在正面是如何的折腾,它就像一只阴险的所罗门魔瓶,在阴暗的背面守候着既定的目标,伺机出动……
         命运的不可抗拒难道不是人类的巨大悲哀吗?
         然而这仍旧是个陷阱,世界有正反两面,人既要与命运抗争又要屈从于命运,归根结底还是世界的不公,那么世界的不公是由谁造成的?是万能的上帝还是仁慈的主?
        布道提供给了我们一条河流的源头,却无法解决洪水泛滥成灾的问题。
        还有一种情形,就是置身硬币的边缘区域。或许突破口就在命运的交叉和过渡地带,别忘了人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们有时拥有着连上帝也无法企及的超人智慧。
                                                   
                                                         3   孤独
       说到底,任何思想和理论学说都只是一种工具,它能帮助我们消化吸收已知和知道未知;而情感,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它是我们生命的最基本构件之一。
        除掉喜怒哀乐的自然情感之外,那些由后天培养锻造出来的更高级别的情感之和便构成了我们的心灵世界与心灵生活。尽管上苍以万物为刍狗,但在一个有形的大千世界里,人类的心灵通常还是被人类自身庄严而神圣地视其为灵魂的标识或外衣。
        我们来自尘土,也来自偶然,我们自身没有任何选择余地地就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们无法知晓,当我们的生命之躯被一声号令开启了生命之旅的时候,灵魂有没有同步上路。因此,严格意义上,孤独不应局限在一种情感状态的小范畴里,而应属于生命状态里的一种大境界。
       有关孤独的体验和历练,诗人的诠释常常是极为准确和到位的:
      “ 石头,像风
          不,我的心将变成一座高塔
          我自己将站在它的边缘
          那里别无他物
          只有痛苦和无言、只有大千世界
          只有一件在巨大中显得孤单的东西
          它时而变暗 时而又明亮起来”
                                                    ——里尔克《孤独者》
          这是一种悲伤的和出世的孤独,尽管“我”站在了自己的中心位置上,却刻意地屏蔽了圆心通往圆周的辐射线。世界和“我”可以两两相望,却不能相系相握。
        也许出世并非自觉自愿而是出于无奈,所以“我”并不甘心从此消失于巨大的虚无之中,于是忍痛“时而又明亮”起来……
         另一种亚悲伤的孤独就极其入世: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今夜我只有戈壁
              ……” 
                               ——海子《日记》
       类似的感悟和体验余杰也曾有过记述:
                “今夜 我在碧水之畔
                   今夜 我不关心因特网
                   今夜 我只写给你的信
                    ……”
                                ——余杰《香草山》
        
 一个是身心的孤独,一个是身体的孤独,后者的孤独里却显露出心灵的愉悦。
                                 

                                           4. 以梦为马

只有一次的生命和只有一次的生活让人不得不把对世界的未竟渴望转化到对心灵世界无限延展的寄托与希冀上。从无到无,这样的路径只有梦和梦想才能够抵达。以梦为马至少是乐观的出发,它或许能让我们捕捉到自己在路途中的影子和相关的蛛丝马迹,而梦想的终端,极有可能就是我们出发时的原点。

  循环往复,世界如此,人类就不可能例外。人无法逃脱被时间洪荒湮没掉的命运,恰好证明了时间才是存在的根本意义。

永生和不朽,即便不是妄想,也是揪着自己头发想飞升起来的荒诞。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青未了”……

信念的永恒是支撑灵魂和上帝抗争的支点吗?天堂或地狱的假说有谁能够证明给世界看?上帝也无力消解人类的欲望和苦难,无论是整体还是局部,人类生命的底色里,负累和伤痛都是最浓重最常见的基调。

悲观主义者的极端践行方式通常为自杀,加缪甚至说它是唯一可以实现的证明自己存在的作为和反抗之举,但是博尔赫斯对死亡不这么看,他说死亡“像水消失在水中”。由此看来自杀和自然的死亡一样朴素,生命的终结方式不同对生命本身以及生命的衍生体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还是回到以梦为马这边来,以梦为马虽然也隶属精神乌托邦序列,但它不绝望、不厌倦,不怕生活的压抑与误解,也不为虚无做辩护。在一种背负地狱仍向往天堂的不屈里,它或可完成阻止精神滑坡或灵魂救赎这样伟大的壮举,在失衡的生命里找到一种平衡,以达成个体生命的升华。

 没有出发就自我消融实在不足为取,上路了就一切皆有可能,哪怕只剩下以梦为马这一条路径,也将十分引人入胜。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自杀之前的海子,其实业已完成了他的自我超度。


 

 

 

                                                                           丹妮完稿于2013年7月5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1854)|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