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夫人

光阴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长发、长裙,在都市的林荫路上款款行走,在水岸边伫立沉思、静看潮起潮落的优雅知性女人……中国散文学会写作中心创作员,宁夏回族自治区作协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离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远还生(原创)  

2014-04-17 21:34:41|  分类: 阅读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绵延千载的伤春别愁
           
        离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远还生(原创) - 丹妮 - 玉夫人与锦绣饱满的宋词相比,唐词要简约朴素很多,毕竟唐人是以诗歌见长的。时至盛唐,词方兴起,然李白的这一首《菩萨蛮》却因词风的玲珑圆熟、音律的和谐圆满而被宋人黄升誉为“百代词曲之祖”。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佇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回程,长亭更短亭。

        傍晚的雾霭轻轻笼罩在平原广袤的树林上空,远山的萧索苍茫中已有了飘忽起伏且扎眼的一带绿色。这两句勾勒出的远眺景物,在我看来是词人自己的所见。“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则忽然笔锋回转,写词人内心所想念的主人公此时此刻的所在和心情心境。是啊,黄昏日落,高楼孤影,一天的期盼又落空了,怎地不生个愁!也就是说,词人完全想象得出和体会得到对方的落寞与伤怀,以至于他在下阕接着联想,“玉阶空佇立,宿鸟归飞急”,月亮升起来了,所以把台阶称做“玉阶”,楼上的那个人儿跑到了楼下,站在台阶上久久地伫立眺望,却只看见晚归的鸟儿从天空飞快地掠过……想人之所想,急人之所急,词人内心不禁暗自叹息,我也是非常想回去的啊,奈何归途太过遥远漫长,我得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地一站站辗转下去,着急又有何用!于是两愁对一愁,一个盼和怨;一个愁和苦。豪情万丈、浪漫激情的李白,少见的婉约惆怅,以至于很多的词解都把这首词解成了女子的盼归之心。而依据李白的诗词特性,他抒发自己的感怀居多,即便是代人愁苦,也不应缺失他自己的影子,所以,我情愿把它折中成两个人的对想,两个人的伤离,两个人的祈愿,两个人的断肠。在咋暖还寒的初春,在隔山隔水的长久别离之后。如果单从词意的本身来解,也完全可以说成是词人自身对乡愁的别样抒发。
        李白去世后十年,白居易出生,他确乎写过表达思妇怀远的词,比较有名的是这首《长相思》: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明月人倚楼。

        极其简约明了,没有季节的说明,代之以流水奔涌,山水皆染相思之愁,可谓意蕴深厚、回味绵长。只是感觉上阕的波澜壮阔似乎使得下阕的人之倚楼抱恨变得无足轻重起来,也渺小了许多。于是我在想如果把上下阕置换一下,会不会有所不同?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明月人倚楼。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勉强说得过去,但在意境上就显得平淡了。所以名家名篇从来都是经得起推敲的,即使是隔了千百年的时光,即使是用我们现代人的审美眼光。
        说过了两位伟大的诗人所写的词,不能不提唐代的另一位大词家温庭筠,他宛如现代的胡适,对新创词调和词的格律规范化都有着杰出的贡献,更是著名的“花间派”词人的鼻祖。他的两首《梦江南》皆为思远精品,细细品味,各有千秋。
        其一: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依旧是伤别离、恨不归,但情感的喷发一下子就到了极致,令人印象深刻。“山月不知心里事”则道出了相思无处排解、情到深处人孤独的凝重心结。此句犹如佳酿,入口绵软,入心滚烫。
         其二: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这一首用了十四个字描绘出女子从期盼到失落的心情转换之完整过程。可谓抑扬跌宕、精华浓缩。结句的“肠断”一词更将其情感推入高潮,令读者扼腕动容。
         到了五代,诞生了冯延己,他发展了花间派,更加注重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描写刻画,比如传世的“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蝶恋花》)、“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鹊踏枝》)等等。
         宋以前最隆重最巅峰的词作当属南唐后主李煜无疑。无论在题材还是在体裁上,他都完成了对花间派的突破和超越。或许因为是帝王的缘故,他的眼界开阔、亡国之后感悟渐进深邃。王国维曾经评价“后主之词,真可谓以血书者”。的确如此。与其说后主是深得词心,毋宁说是历经了荣辱和沧桑巨变造就出了他的艺术成就之辉煌。
        这首《清平乐》,据说是李煜请求宋太祖放了他弟弟而未得到恩准以后,因为愤懑而作: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有句有篇。在这样的经典面前,叹为观止,无话可说。
        
 
                                                                                          丹妮写于2014.4.17日晚
        
       
        

  评论这张
 
阅读(1810)|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